仲裁新闻
文娱领域“优先权”法律问题分析
发布时间:2019/8/8 17:38:34   阅读数: 10961

前言

在文娱影视领域,公司为了与各种内容创作者、艺人等加强合作,甚至绑定,可能会在双方合作协议上加入“优先续约权”、 “优先受让权”、 “优先改编权”等各种“优先权”。例如在同等条件下,公司对创作者在协议期内的新作品享有优先权,可优先代理等,又或者协议期外的优先签约、优先续约等权利。对于此类条款,在实践中能否得到支持,相应的创作者又该承担怎样的义务和责任呢?以下小编对此进行简要分析。

“优先权”行使与责任承担

1. “同等条件”和“通知义务”

文娱领域“优先权”,从其约定形式以及目的来看,与“优先购买权”存在很多相似之处,而在实务中,裁判机构也多是参照类似的标准对“优先权”来进行分析,因此在对“优先权”的行使进行分析之时,最需要关注的“同等条件”以及“通知义务”了。以下结合一个案例来看一下。

案号:最高院(2016)最高法民再177

案情简介:作者蒋春玲(即“甲方”)与阅读纪公司(即“丙方”)就作品合作出版事宜签订了关于优先签约权的协议,约定“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前述协议签署后,蒋春玲新创作了作品《蚀心者》,并就该作品与案外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授权案外公司出版发行新作品。阅读纪公司遂以蒋春玲违反优先签约权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蒋春玲支付违约金以及赔偿合理费用。该案核心在于蒋春玲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阅读纪公司优先签约权,但对此各级法院的处理也有所不同。一审法院认为构成侵害,二审法院认为不构成,最高院再审认为构成。

一审法院认为:蒋春玲作为协议的一方,有义务告知阅读纪公司另一方给出的条件是什么,这也是阅读纪公司行使优先权的前提。……由于蒋春玲没有告知阅读纪公司,致使阅读纪公司丧失了与儒意欣欣公司就涉案作品《蚀心者》相互竞价的权利,也从而导致阅读纪公司丧失了优先签约权的基础。因此,蒋春玲的行为侵害了阅读纪公司的优先签约权。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补充协议》约定,蒋春玲只承担义务而不享有任何权利,终其一生所创作的新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均由阅读纪公司决定是否行使优先签约权……而阅读纪公司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任何义务……唯有按照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之前的交易习惯来解释该条款,才符合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解释原则,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如果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之外的第三者签订的新作品出版合同的合作条件与此不同,就不应认定为“同等出版合作条件”,阅读纪公司就不具备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前提条件,蒋春玲不负有通知义务。

最高院则认为:优先签约权的行使,应当兼顾出版商利益的保护和作者创作积极性的维护,实现出版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出版商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基础是其知晓作者有新作品问世并准备出版,该事项的知晓有赖于作者的通知,因此,通知是优先签约权条款项下作者的合同义务。本案中,蒋春玲在没有通知阅读纪公司的情况下即与其他出版商合作出版其新作品,违反了《补充协议》中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从案例的裁判意见来看,对于优先权行使问题,基本都是明确无论优先权条款是否明确约定了通知义务,作者均负有通知义务,因为公司对得知有新作品这一事实的知晓有赖于作者的通知,而且无法得知第三方的交易条件,也导致公司失去相互竞价的权利。同时,优先权行使离不开同等条件的确立,从合同法公平原则考量,任何优先权行使的前提均应该为同等条件。但是在当事人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文娱领域的“优先权”缺少所谓约定俗成的标准或大量的交易惯例,此时就难以界定符合什么样的标准才是“同等条件”,在上述案例中法院也没有就此给出明确的解决方式,因此从保护双方当事人利益的角度出发,双方在订立合作协议时最好就优先权行使的“同等条件”约定明确。

2.责任承担

在违反优先权条款后,对于公司而言,只是未能及时行使优先权,其后果在一般情况下视为其放弃相应的优先权,无需再承担其他责任。对于作者而言,如同上述的案例的最终裁判结果,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对公司的损失进行赔偿。但根据《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守约方可以要求违约方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那在本次讨论的“优先权”违约中,公司能否要求作者承担继续履行的违约责任呢?

在(2011)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36号案中,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王钟违反协议优先权约定以“梦入神机”的笔名开始在案外人网站上发表作品为由,要求判令王钟继续履行协议,停止在其他网站发布其创作作品的行为,并确认王钟创作的《永生》著作权归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所有。对此法院判决确认王钟构成合同义务的违反,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认为继续履行涉及到涉及王钟的创作自由,具有人身属性,在性质上并不适于强制履行,并且如果强制王钟不得创作协议作品以外的作品,也不符合著作权法鼓励创作的立法目的。在王钟违约时,玄霆公司不得请求王钟继续履行,只能请求王钟支付违约金或者赔偿损失。

由此可见,公司要求违约作者继续履行优先权条款的主张很难被支持。就违反协议优先权约定责任来说,法院一般会确认作者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但违约责任的具体承担方式,要求作者继续履行往往涉及到创作的问题,这是一种具有人身专属性的智力创作行为,强制履行难以实现,基于此,对于公司要求作者继续履行的主张,法院更多的倾向于不予支持,转而通过违约金等形式弥补公司的损失。

结语

综上来看,对具体条件以及违约责任约定不明确的优先权条款,在实践中可能难以生效,不能起到双方签订合同时想要达到的作用。因此对于公司而言,应尽量对优先权条款进行细化,比如:明确同等交易条件的具体内容、通知义务、答复时间、具体违约责任等;而对于作者而言,签订合同时对于优先权条款的内容应仔细确认,若决定与第三方合作之时,也应依约履行自己的义务,向公司发出相应的通知,以避免承担违约责任,此外若合同中并未对期限等作出约定,也可以在通知中加入明确期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