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新闻
自始履行不能情形下当事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
发布时间:2019/7/22 15:49:13   阅读数: 9027

自始履行不能,是相对于嗣后履行不能而言的,是指债务成立时已有履行不能的事实存在。自始履行不能往往涉及合同是否能成立的判断以及因合同未履行而产生如何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的享有和负担问题。可得利益损失是指一方未全面履行合同等违约行为导致守约方所丧失的财产性损失,即在合同履行前并不为当事人所拥有的,而为当事人所期望在合同全面履行以后可以实现和取得的财产权利。在具体法律实践中,由自始履行不能而给一方当事人造成可得利益损失的情形时有出现,那么,遭受损失的一方当事人可否向另一方当事人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呢?

有关规定

《合同法》第113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先来看一则案例的判决意见

节选自(2016)最高法民终711号案:

关于晶隆公司是否应赔偿利成公司、宝源公司可得利益损失44016.488万元。本院认为,根据本案事实和合同法相关规定,利成公司、宝源公司主张的可得利益损失不应予以支持。利成公司、宝源公司与晶隆公司于2008326日签订《项目转让合同》时,知晓麦赞新代表晶隆公司与李炳在先签订《协议书》,约定将晶隆公司全部股份及“莲湖山庄”项目整体转让给李炳,也知晓麦赞新妻子蔡月红向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麦赞新代表晶隆公司与李炳签订的《协议书》无效。虽然上述合同签订之时,该院已作出(2007)东中法民二初字第156号民事判决,确认《协议书》中麦赞新转让蔡月红股权部分的协议内容无效,蔡月红应当在判决生效后两个月内对麦赞新的90%股权部分行使优先购买权,但该判决因李炳提起上诉尚未生效。因此,利成公司、宝源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承担着可能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巨大商业风险,对合同不能履行的后果应有预见。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64日作出(2008)粤高法民二终字第86号民事判决,认定上述《协议书》有效,判决麦赞新与蔡月红将其名下晶隆公司的股权全部过户给李炳。此时,利成公司、宝源公司即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项目转让合同》实际已经无法履行,在此情况下,应采取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或者与晶隆公司商谈解除合同、要求返回已付的项目转让款以及赔偿损失,但其并未采取相应措施,而是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项目转让合同》有效,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并与麦赞新代表的晶隆公司在不到10日内达成继续履行《项目转让合同》的《调解协议》,加剧各方纷争,有违诚信原则。综上,因利成公司、宝源公司对《项目转让合同》不能履行负有过错,其签订合同时知晓晶隆公司与李炳在先签订有《协议书》的事实,对合同不能履行的后果应有预见,故其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诉讼请求不应予以支持。

从上述案例的判决意见可知,若一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已经知晓合同标的自始履行不能,但仍然坚持订立该合同的,则在涉案合同解除后无权就此合同的可得利益向对方当事人请求损害赔偿。

那么,在涉案合同自始履行不能的情形下,合同当事人需要满足何种条件才能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呢?

一方当事人受到可得利益损失

遭受可得利益损失是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基本前提,且主张的“可得利益损失”须具备以下两个特点:一是未来性。即当事人在合同成立之时未获得该利益,但可以通过将来的履行行为在合同规定范围内获取。二是可预见性,即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能合理预见合同履行后可得的利益。可得利益损失本质上仍属于财产性损失,是一种尚未被物化的物质性损失。

对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并非明知

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一方当事人对订立合同时现实存在的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应当不知情,这是在自始履行不能情形下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主观要件。民法领域提及的“知道”一般包括知道和应当知道,小编认为,一般在当事人对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明知”的情形下,才可排除该方当事人主张其预期利息损失的权利。这是因为构成自始履行不能的情形在实践中比较复杂多样,对当事人“应当知道”的认定也比较复杂,且应具有较高的认定标准,因为实践中确实存在应当知道而实际并未知道的情形,若此种情况也要承担相当的不利后果则不符合公平合理原则的要求。因此,自始履行不能情形下主张可得利益损失一般需对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并非明知。

一方当事人明知合同自始履行不能仍然订立合同

若双方当事人均对合同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不知情,则不存在主张可得利益损失的情况。因此,须有一方当事人明知合同自始履行不能仍然订立合同,明知履行不能的当事人,既可以是一方当事人,也可以是双方当事人。若一方当事人明知履行不能而仍然订立合同,由此产生的后果应由该方当事人承担,若是双方当事人预知履行不能而订立合同时,过错在双方当事人的,则产生的后果应当由双方当事人共同负担。

根据上述分析,回到文首提及的案例,该案中,涉案合同存在自始履行不能的情形,且利成公司、宝源公司和麦赞新均明知合同自始履行不能而仍订立《项目转让合同》,均存在一定过错,故人民法院最终未支持关于赔偿可得利益损失的请求。

综上,在一方当事人明知合同自始履行不能仍然订立合同的情形下,另一方当事人若遭受了可得利益损失且对自始履行不能的事实并不知情,则该方当事人可以向对方当事人主张可得利益损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