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新闻
仲裁员责任制度评述
发布时间:2019/7/29 15:20:48   阅读数: 10405

仲裁员责任制度评述

所谓仲裁责任,是指仲裁职能行使者因其违反特殊服务合同或法律的规定而应对仲裁协议当事人和国家所负的责任。

刑事责任理论

在仲裁过程中,对因仲裁员的不当行为造成损失的,仲裁员是否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存在两种对立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仲裁员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另一种则认为仲裁属于私人自治范围,不应受到公权力的过分干涉,且会破坏仲裁的保密性。

我国《刑法修正案(六)》以“枉法仲裁罪”的罪名明确了仲裁员刑事责任的承担,虽然褒贬不一,但在我国现阶段的仲裁实践当中,枉法仲裁罪与徇私枉法罪并列,是因为仲裁员作为裁判者与法官承担相同的职能,该罪名的出现有利于规范仲裁员的仲裁行为,维护仲裁市场的良性发展。小编认为仲裁员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是由于仲裁员和当事人之间的契约-身份关系模型决定的,单纯的民事责任不足以对标的额过大的案件中仲裁员的行为进行规范,一定的刑事责任也可以预防仲裁腐败,维护仲裁的公正性和公信力。除了我国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外,日本、韩国、巴西、德国等几个大陆法系国家也均以明文规定对仲裁员追究刑事责任,具体可参见上篇:国内外仲裁员责任制度概览

民事责任理论

归纳各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仲裁员的纪律责任和刑事责任分歧不大,但对仲裁员承担的民事责任,尤其是民事责任的豁免存在较大争议。关于仲裁员民事责任豁免的问题传统理论上存在三种做法,即无限豁免、有限豁免和不豁免。

无限豁免论

无限豁免即绝对豁免,代表国家为美国。仲裁员对在其义务范围内提出的仲裁,享受最大程度的豁免,美国的仲裁员豁免被认为是绝对的,仲裁员就其行使权限范围内的仲裁职责的行为,豁免于民事起诉。美国的一些成文法以及早在1884年的判例法就排除了仲裁员行使其职能行为的全部民事责任,具体而言,判例表明仲裁员在违反披露义务、仲裁程序不符合仲裁协议或仲裁规则以及仲裁员存在偏见时都享受责任的豁免。

不豁免论

不豁免理论意味着仲裁员就其在仲裁中发生的错误向仲裁当事人承担无限责任。基于将仲裁员与仲裁当事人之间法律关系定性为合同的认识,不豁免仲裁员民事责任的大多为大陆法系国家。例如奥地利《民事诉讼法》第584条规定:如果仲裁员不及时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其在接受任命时所承担的职责,则要对由于他的错误拒绝或迟延给仲裁当事人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另外西班牙、法国等一些国家也对仲裁员承担无限责任作了相应的立法规定。

当然,一味地给予仲裁绝对的责任豁免或无限的责任承担都是不可取的,一定程度的豁免可以保障仲裁员独立的判案环境以及仲裁一裁终局的本质,而过多的严苛责任可能使仲裁员顾虑过多,影响仲裁的质量。因此,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对于仲裁员法律责任的规定开始从传统的绝对有责与绝对无责的两个极端向有限责任转变。

有限豁免论

在扬弃前两种主张的基础上,许多国家倾向于有条件地承认仲裁职能行使者一定范围内的豁免权。比如在德国,仲裁员不因其过失而对行使职务中的违约或侵权行为承担责任,但有关程序错误的责任不在免责范围中。而且原则上采用仲裁责任豁免论的英美法系国家也大都在其司法实践中支持了有限豁免的情况。此外,一些国际仲裁机构也对其仲裁职能行使者的有限责任作了规定。如《美国仲裁协会(AAA)国际仲裁规则》第36条“排除责任”规定:“仲裁庭的成员和协会行政管理人员不应对任何当事人就与按照本规定所进行的仲裁有关的作为或不作为负责,但因其故意的不法行为对一方当事人所造成的的后果应负责任”。

上篇(仲裁员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探讨)提到,由于仲裁员与仲裁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具有身份与合同的双重属性,因此仲裁员在仲裁服务合同项下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除非存在法律的特别规定豁免了仲裁员的民事责任,或者仲裁服务合同中存在相应条款合意排除仲裁员民事责任。

我国仲裁员责任规定现状

中国《仲裁法》第38条规定:“仲裁员有本法第34条第4项规定的情形,情节严重的,或者有本法第58条第6项规定的情形的,应当依法承担法律责任……”(第34条第4项规定了仲裁员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或接受当事人、代理人请客送礼的情形;第58条第6项规定了仲裁员收受贿赂或索取贿赂、滥用职权枉法裁判的情形)。这意味着中国仲裁员在上述规定情形外享有豁免权,而有以上规定情形的,将根据《仲裁法》和其它法律的规定承担法律责任,可以看出,中国采取的是有限仲裁豁免理论,即除了以上两种情况仲裁员是豁免于个人责任的。

小编认为我国《仲裁法》第38条规定仍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是对其所指的“法律责任”的性质认定问题,条文中的“法律责任”并没有明确其性质,只是一个概括性的规定,若将其单纯视作民事责任,那么赔偿损失的范围以什么为限,仅以商事贸易仲裁员报酬为限还是以当事人实际损失为限;另外承担责任的主体、程序也没有提及,使得这一规定被束之高阁,实践中当事人也无从追究仲裁员的责任。

纪律责任

2002年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仲裁员、仲裁工作人员管理的通知》第5条规定,违法违纪的仲裁员在被所在的一个仲裁机构的仲裁委员会依法除名后,其他聘任该仲裁员的仲裁机构的仲裁委员会亦必须将其除名,即对违法违纪仲裁员实行“禁入”制度。

我国目前从纪律层面,主要的仲裁机构也对仲裁员的行为规范作出规定,同时也规定了一些纪律责任的承担方式。例如《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守则》第13条规定了仲裁员在开庭审理时应避免随意性和倾向性等以规范仲裁员的行为,并在《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聘用及考核办法》中规定了违反守则的法律后果,例如第18条规定了解聘的情形,第19条规定了除名的情形。

《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聘用及考核办法》

第十八条  仲裁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本委将予以解聘:

(一)隐瞒应当回避的情形,对仲裁工作产生不良影响的;

(二)违反保密规定,泄露仲裁案件秘密,对仲裁工作产生不良影响的;

(三)擅自携带仲裁案件的有关材料外出、被盗、丢失、毁坏材料,使仲裁工作难以进行的;

(四)无正当理由三次拒绝当事人选定或本委主任指定的;

(五)合议、调查时无正当理由迟到、早退三次以上的;

(六)能够预见或应当预见自己不能出庭,未按规定提前通知并进行合理补救的;

(七)接受当事人选定或本委主任指定后,一周内不主动告知办案秘书可供安排开庭、合议的时间,或因不能保证办案时间,致使仲裁庭开庭、合议、制作裁决等审理活动迟延三次以上的;

(八)在案件审理的期间外出,既不主动告知办案秘书,又使本委无法联系而使仲裁开庭、合议、制作裁决迟延三次以上的;

(九)本年度内无正当理由造成超过审理期限的案件超过两件,或者一个案件超过审理期限2个月以上的;

对于本条规定的情形,普通程序的案件责任在首席仲裁员。

(十)在案件审理期间,对案件不关心、不过问,不发表意见,对裁决书不认真审查、严重不负责任的;

(十一)接受当事人选定或本委主任指定后,拒绝在仲裁员声明、仲裁员开庭笔录、合议笔录签字的;

(十二)无正当理由不参加合议、调查等案件审理工作的;

(十三)其他违反仲裁法、仲裁规则、仲裁员守则,不负责任的行为。

第十九条  仲裁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本委予以除名:

(一)仲裁员本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二)私自会见当事人、代理人或接受当事人、代理人请客送礼,情节严重的;

(三)在仲裁案件中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四)被其他仲裁委员会除名的。

综上,小编认为首先我国应把仲裁员民事责任有限责任豁免论确立为我国仲裁员责任制度的基础,并实行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并行不悖的双轨制仲裁员管理模式,进一步明确《仲裁法》规定的责任追究细则,发挥行业责任的配套作用,逐步完善我国的仲裁员责任制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