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新闻
仅加盖资料专用章的合同,其效力该如何认定?
发布时间:2019/6/20 9:57:14   阅读数: 9955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不断扩大,建筑行业持续扩张,建筑市场挂靠、转包、甚至违法分包等施工行为屡见不鲜。在建设工程施工的过程中,施工企业往往存在多枚印章,公司章、项目部章、合同专用章、资料专用章等等,每个印章的作用各不相同。而资料专用章是在技术资料如工序、材料申报等上加盖的,用于管理、报送工程项目内部资料,通常由企业自行制作,在企业内部使用有效。但某些施工企业为了便于经营管理,直接将该章用于各类合同签订以及对外进行价款结算中。材料商、分包商以此作为向施工单位主张权利的依据,但施工单位很可能又不认可该类印章的效力,从而引起大量的法律纠纷。对此,各地司法实践中裁判观点的主要分歧在于资料专用章对外能否代表施工企业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如若否定资料专用章具有对外的公示效力时,合同又是否必然无效?接下来小编结合以下几个案例,就资料专用章的效力认定问题,进行简要梳理。

一、认可资料专用章的对外效力的情形

在通常情况下,资料专用章在未经过施工单位的明确授权时,只能用于单位内部的技术资料管理或报审施工资料等,并不能起到设立、变更、消灭债权债务的效力。资料专用章不能用于对外签订合同,也不能反映施工单位有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但考虑到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当出现以下两种情形时,裁判机构也有可能会倾向于认可资料专用章的对外效力,进而认定合同有效。

1.双方虽然使用资料专用章签订合同,且在此之后双方实际按照合同履行了相应的义务,应视为施工单位对合同效力进行了追认。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皖民二终字第00793号判决书

上诉人认为:……2013515日,金益民以九鼎公司的名义与闽绪经营部签订案涉《星河世纪城Ⅱ期钢材供应合同》,金益民在该合同上签字并加盖有项目部资料专用章,但该章同时注明“其他使用无效”。由于金益民以九鼎公司名义对外签订合同时,无九鼎公司的授权,且加盖了不具有对外使用功能的资料专用章,因此金益民的行为不能代表九鼎公司的意思表示,其签订合同的行为应认定为无权代理。该合同在履行过程中,2013126日和2014129日,九鼎公司两次向闽绪经营部支付款项合计30万元,付款凭证均注明是钢材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二条关于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被代理人已经开始履行合同义务的,视为对合同的追认的规定,九鼎公司的付款行为应视为对金益民签订案涉《星河世纪城Ⅱ期钢材供应合同》行为的事后追认,该《星河世纪城Ⅱ期钢材供应合同》对九鼎公司具有约束力。

资料专用章本身只能用于单位内部的技术资料管理或报审施工资料等,并不能用于对外签订合同。如果用资料专用章签订合同,其实质上就是一种无权代理行为,但如果双方当事人在该合同签订后,已经实际按照合同的约定开始履行合同,应视为施工单位对合同的追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二条关于无权代理的规定,此时应认定合同有效,对合同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

2.工程中,施工单位多次重复使用资料专用章订立合同,基于此产生的公信力,使用该枚印章签字盖章的行为,将产生相应的合同效力。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7)渝民申894号判决书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徐好磊与案外人黄左星签订的《结算单》对富康公司是否具有约束力。因富康公司承接了重庆市原铜梁县广龙路道路工程,自认没有再行转包或分包,徐好磊在20149月至12月期间相继供应的石子、石粉材料亦用于该工程,使用方代表黄左星在对账确认后才在《结算单》上签字。同时,《结算单》加盖有“自贡市富康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铜梁县广龙路道路工程资料专用章”,该资料专用章虽未经公安机关登记备案,但富康公司实际承建该项目,并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多次使用于对外工作联系等,已产生公信力,该资料专用章在项目建设范围内能够代表富康公司。综上,一、二审认定涉案《结算单》对富康公司具有约束力并无不当。

资料专用章,通常是只能用于施工过程中的资料上,如在施工工序、施工材料申报等资料上加盖,一般只在施工企业内部使用有效,不具有对外签订合同、结算价款的功能。但如果在整个工程施工的过程中,施工单位多次将资料专用章用于对外签订合同以及发出函件、通知等,即采用该资料专用章已是其通常做法,此时基于施工单位的行为,在该项工程中,资料专用章已被合同相对方所认可,对外能够代表施工单位,加盖资料印章的行为系施工单位的真实意思表示,足以引起善意相对人的信赖。基于此,裁判机构此时更倾向于认定资料专用章的效力,加盖该印章视为企业已经授权签约或者对于该签约行为的认可,施工单位应就该合同所引起的法律后果承担责任。

二、否定资料专用章的对外效力后,

合同是否必然无效?

如上所述,在某些特殊情形下,裁判机构会认可资料专用章的对外效力。但如果未存在上述情形,在通常情况时,资料专用章不能用于签订对外的合同。但在否认该资料专用章的效力后,合同也并非必然无效,因为当同时存在签署人和资料专用章时,还应当考虑签署人的身份综合判断合同效力。

1.如果合同的签署人具有相应的代理权限,那么即便其采用资料专用章签订合同的行为也应确认有效。

虽然通常来说,仅加盖了资料专用章不能认定公司对签约行为已经认可合同的效力,但如果除资料专用章外,还有公司的授权人员或工程项目负责人等签字确认,此时基于签署人的身份,可以认定其是在代表公司履行职务行为,合同相对方也会产生合理信赖,基于此,应当认定合同有效,施工单位应对合同所引起的法律后果承担责任。但反过来说,仅加盖资料专用章且并无公司授权,又不能认定为表见代理,则只能认定个人行为。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浙杭民终字第1148号判决书

本院认为,叶某在与恒基公司签订案涉桩基工程合同时,并未出具过新世纪公司的授权委托书,且案涉桩基工程合同所加盖的是新世纪公司的技术专用章,故原审法院认为叶某签订合同的行为为其个人行为并无不当。

2.虽然合同签署人不具备相应的代理权限,但如果能够认定为表见代理,那采用资料专用章的行为也应认定有效。

在通常情况下,仅加盖技术资料专用章不能在证明公司具有签约的真实意思表示,但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九条关于表见代理的规定,即便签署人不具有公司的相关授权,但如果其具有相应的权利外观,使到合同相对方在已经尽到充分注意义务以及无过错的情况下相信其具备代理权限。那么此时应认可合同的效力,施工单位应对合同所引起的法律后果承担责任。

但要注意的是,认定构成表见代理需要两方面的要件,客观上要求签署人具有让合同相对方相信其具备代理权的表象,主观上则要求合同相对方善意且无过失。因此在合同相对方主张成立表见代理时,不仅应从合同书、授权文件、公章等方面证明签署人有权代理的表象,还应当从其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已经尽到合理注意义务等方面证明其善意且无过失。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筑民二(商)终字第137号判决书

本院认为,关于《六盘水名都广场AB栋楼屋面保温工程施工合同》,上诉人贵州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以该合同中所盖印章系“贵州建工集团总公司六盘水名都商业广场项目经理部资料专用章”,而非该公司的行政章,且李灵未获公司授权为由,认为李灵签字、盖章的行为与该公司无关。但是双方在之前签订的《工矿产品购销合同》中不仅所盖印章相同,而且,经办人亦系李灵,上述事实足以让被上诉人天津市塘沽阀门厂贵州销售处相信上诉人贵州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工长李灵有签订合同代理权及合同所盖“资料专用章”真实有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之规定,工长李灵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上诉人贵州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系该合同相对人,该合同对其依法具有法律约束力,其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

结语:

在通常情况下,虽然资料专用章本身只能用于单位内部的技术资料管理或报审施工资料等,并不能用于对外签订合同,但如果不进行严格的印章使用管理,可能会产生不利的法律后果,导致财产损失。因此对施工单位而言,为避免印章的盗用、滥用,应禁止严禁在空白文件上加盖印章,加强对签订合同的登记管理工作,并在对包括资料专用章在内的所有印章的刻制时,可以备注加入仅限内部资料使用或对外签订合同无效等字样。

相关新闻!